◆随风◆

天迹退场

春衣纱:

来的时候白衣胜雪,去的时候满身血污。
一个这么好的人这么温柔的人,为什么最后的退场一点都不像个仙天。
也许好人有好报这种事情还真的不太可能一定在布袋戏里发生。
我记得你才来的时候大家笑你像角雕,正面与侧面相差太大,但是我第一眼就可喜欢你啦,你总是那样快快乐乐的,用自己的乐观影响周围的人,到后来我才知道你其实原本也不只有笑这一种表情的。
真的很喜欢你,与其他任何CP无关,谢谢你陪我追了两部剧,我知道你很累了,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吧,仙山有很多有趣的人哦,你又可以认识好多朋友啦。


醒也逍遥,醉也逍遥

千载藏玄:

       仙衣眠云碧岚袍,染上一身朱红,满目的凄艳。眼前一切是戏剧的悲哀,而心中悲哀,却是真真实实的凉意。没有了玉逍遥,就不再有半年以来对周五的翘首以盼,像黑暗的冷夜中期待日出一样期待每个周五的短短几分钟,像久旱时期待甘霖一般期待每周五的几个镜头。
   
       玉逍遥的退场,犹如一位心爱故友的远去。虽然角色属于戏剧,但对角色的喜爱之情属于我。虽是无望之爱,但总有千万文字,愿青鸟鸿雁传书,隔于次元壁,徒有纸笔却着不了墨。这是一种对于特定影像,图片,声音,以及精神的爱。它没有实体,是因为这种恋慕之情丝毫不局限于载体。乍闻噩耗,今日本欲回暖的气温骤然降至冰点,这结局,来的毫无防备。

       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,鲲之大,不逍遥;化而为鸟,其名曰鹏,鹏之大,不逍遥;北冥有天迹,万里卓然乘云涛,醒也逍遥,醉也逍遥。君不见夙风寒,明月勾,而月未满,故友长眠;君不见击冥霄,辟晴曌,秋月既望,君辞世间。
    
      四月的春风,九月的秋水,不及玉逍遥万分之一的温柔;永夜后的曙晨,末日中的救赎,只是玉逍遥千分之一的美好。达则兼济天下,穷也襄助他人的精神,在玉逍遥的身上淋漓尽致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从出场至今,除却饱腹之欲,他竟无一事为一己之私。他是殉道者的救命稻草,是正义者的有力后盾。回忆中,菩提树下白发仙者,阿难七梦的点化,久远之前对风之一族最后的遗孤——大漠苍鹰的栽培,或是其口中,与十佛,与六铢衣的友情,到呈现在观众面前的,与殉道者十七号看似克隆,实则紧密相连的命运,与御命丹心君奉天至死不渝的兄弟情谊,与第三人看似搞笑的对白,以及与云徽子互相关心却不肯开口的友情,对小妹玉箫的哀极而无泪对非常君的错信,对孤星泪的帮助,对生命练习生生命的赋予并且指导洛神红尘雪,对贵麒主与厄祸的憎,和对玉离经,遂无端,剑非道等晚辈的喜爱,甚至“百世奉天逍遥”的戏称。而今只余百世,奉天逍遥最终未能踏过魔浪滔滔,未能笑傲今朝。

         世上动人的歌声,皆用于称道他初出天堂之门,入世之时的逍遥,也不为过。数年以来,每周五总有一出戏剧,撑起精神世界的一角。
        重温一遍他啃着鸡腿/满脸饭粒/抱着石柱磨蹭/打香肠的样子就让今晚的思绪,溺于对玉逍遥的想往之中,惟愿梦中好相见。


千防万防的不想被剧透,可是,居然还是知道了,很气,又很伤心